吉林时时彩开奖结果|吉林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生活】情動六弦琴——張路春大師的古典吉他夢

2019/2/11 17:28:07


QQ截圖20190211165337.jpg


 

  文/ 杜 娟

   吉他(意大利語:Chitarra),又譯為結他或六弦琴。是一種彈撥樂器,通常有六條弦,形狀與提琴相似,在現代生活中隨處可見,因其音色空靈,簡便易學,方便攜帶,受到大家的喜愛。而吉他家族里的古典吉他(Classical Guitar)被譽為同鋼琴、小提琴并列的世界三大樂器之一,因定型于古典主義時期而得名。從演奏姿勢到手指觸弦都有嚴格要求,技巧精深,是在吉他中藝術性最高,最具代表意義,適應面最廣,最有深度,最受藝術界肯定的樂器。


吉他的練習和演奏都是一種“生動的動態系統”,始終要求聽覺的專注與十個手指各自獨立為前提的配合下,靈敏積極操作琴弦的活動。這對左右腦的開發和提高記憶力有著很大的幫助。而且學習吉他需要接觸大量的優秀吉他作品,通過長期的訓練和經典作品的熏陶,不僅可以使情感豐富,情緒開朗,而且還可以提高音樂鑒賞力。

 

2018年7月23日上午,三亞市圖書館的百姓講壇迎來了一位嘉賓,古典吉他演奏家張路春。

在兩個多小時的講座交流中,張老師一邊講解,一邊演奏,聽眾座無虛席認真聆聽。講座中張老師演奏了《無盡的鄉愁》《愛的羅曼斯》《阿爾汗布拉宮的回憶》《斯卡布羅集市》等十多首耳熟能詳的古典吉他曲目,觀眾掌聲不斷,結束后仍然不肯離去,張老師三次返場,又應觀眾要求演奏了四五首曲目,本來十一點半就應該結束的講座,延續到了十二點多,這是三亞市圖書館“百姓講壇”創建以來聽眾反應最為熱烈的一次講座。

張路春,我國最早一批學習古典吉他的先行者,著名古典吉他演奏家,對中國古典吉他事業發展作出重要貢獻的教育家。編著出版《吉他世界名曲精選》、《古典吉他演奏教程》等教材,國內很多知名吉他演奏家、高級教師都曾師從張路春老師。

張路春老師1985年獲得北京市器樂比賽古典吉他第一名;1988年在央視節目《六弦琴上的詩》演奏古典吉他,在北京電視臺節目《吉他教室》演奏授課; 1990年首位在北京音樂廳舉辦古典吉他演奏會;1992年在上海參加“中國古典吉他演奏家音樂會 。其后,前往波蘭卡托維斯音樂學院深造 ;2015年歸國,活躍于國內各地舉辦演奏會和講座,近幾年一直擔任中國音樂學院開辦的全國吉他教師資格培訓班導師,贏得師生們的高度贊譽,實現了古典音樂王者的強勢回歸。

 

萌動

1962年秋天,張路春出生在北京,父親是北京生物制藥所的一名技術人員,母親在糧食局工作。兄弟姐妹四個,他在家排行老三。

18歲那年的一天晚上,他閑來無事躺在床上,一邊看雜志一邊聽收音機,忽然收音機里傳來的音樂聲吸引了他的注意力,那聲音寧靜空靈中透露著熱情和希望,如同山間流淌的小溪緩緩滋潤了心田,瞬間他覺得整個人都融化在了琴聲中,生活是如此的美好,音樂是如此的美妙,這音樂如同天籟一般打動了他。至今他都記得那是一首墨西哥吉他二重奏曲,這首曲子開啟了他沉寂的心門。當時他就想自己要是能演奏出這么美妙的樂曲該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啊。從此他每天在收音機各個頻道找吉他演奏曲聽。同時把二哥買的閑置在一邊的吉他,拿來一邊聽收音機,一邊模仿彈撥,開啟了自學模式。天分使然,無師自通,他很快找到了感覺,沒多久就可以彈奏樂曲了,在彈撥琴弦的時光里他感受到了音樂帶來的快樂。

八十年代的中國正值改革開放初期,百廢待興,經濟發展剛剛起步,交通信息都還不發達,普通民眾和國外的文化領域接觸很有限。那時候的音樂風格節奏明快、清晰、動感居多,輕柔舒緩的旋律并存。歷經了十年特殊歷史時期成長起來的年輕人們在沉睡中覺醒,迷茫中看到了希望,彷徨中開始尋找方向,音樂無疑是最好的精神突破口和宣泄渠道。吉他這時候開始悄悄的走進人們的生活中,大街小巷似乎到處都能看到身背吉他的小青年,每當夜幕降臨他們三五成群聚在大樹下或者河邊乘涼,在這些地方經常會有人懷抱吉他傾情彈唱。張路春很快融入其中,成為了其中一員,不過,他比一般的年輕人更癡迷,更投入。自學不久,他開始四處尋找老師。他居住的院子里也有會彈奏的,他就前去請教,然后沒日沒夜足不出戶地瘋狂練習,院子里的人都說這孩子著了魔。沒過多久院子里的老師已經不能滿足他的要求了,他開始在北京城里四處求教,聽到哪里有教吉他的老師,或聽說誰彈的好就直接找上門學習。在四處拜師的那段時間里,為了攢點錢去買點稍好一點的煙酒糖茶給老師,他開始做起了臨時工,老師們都為他的鍥而不舍認真好學的精神所感動,也都傾盡全力的教。80年后期張老師遇上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位導師茹小壯老師。小壯老師不僅無私的教張老師彈琴,還引導他看一些名箸書籍,給他指引人生的方向。跟著恩師茹小壯這段日子張老師進步

很快,不久在吉他界就小有名氣。

  之后他父親工作的生物制藥所開始招工,他順利地通過考試進入了工廠,有了穩定的收入,也為他繼續學琴奠定了經濟基礎。于是一邊工作,一邊到音樂學院進修,進修期間他主要以民謠彈奏為主。這階段他的工資都花在了聽課和買琴買資料上了。一個偶然的機會,他通過朋友介紹認識了一位來自朝鮮延邊的吉他高手。他非常認可這位老師的演奏技法,于是請老師來家里住了半年,每天只要有空閑時間就玩命的彈,這段時間他的演奏技術上有了很大的提高,可是一直覺得哪里不對勁,沒有彈奏出心中想要的感覺,直到兩年后看了一場演奏會才恍然大悟,用他自己的話說,是看了那場演奏會才知道古典吉他是怎么回事。

阿根廷的一位女性演奏家來做古典吉他交流表演,他和一同進修的同學去觀看演出,當演奏家手指觸動琴弦,美妙的音樂從她的手指尖流淌的那一刻,他的心醉了,這就是他一直尋找的感覺,他一直尋找的音樂。他們被老人的音樂震撼了,他和同伴們興奮地坐不住了,趴在臺前看,演出結束后跑到舞臺上抓住演奏家的手看,想看看這么美的音樂是怎么彈出來的。看到演奏家居然還留著指甲,他們很驚訝,因為在他們以前的學習過程中,彈吉他是不能留指甲的,而且演奏家用的琴用的是尼龍弦,當時國內的琴弦基本以鋼弦為主,尼龍線沒有普及,音色也沒有這么柔美。 從此他瘋狂的迷上了古典吉他,開始四處尋找古典吉他的演奏技法。

1985年他參加了北京市文化部門組織的一場比賽, 他脫穎而出,獲得北京市器樂比賽古典吉他第一名,得到獎金30元。緊接著吉他協會找到他,社會上的一些學校也開始請他講課并教授吉他,他的吉他演奏和教學得到了認可,電視上也經常播出了他參賽的視頻,一夜間他紅遍了吉他界。以前生物制藥大院里說他不務正業的大爺大媽,見了他開始伸出了大拇指。隨后北京朝陽區文化館,和北大、交大、中科院等高校的團委骨干和以及全國各地吉他協會及相關組織開始找他講課培訓。87年到92年期間他一直忙碌在國內各地教學,還經常去上海廣州等地參加演出比賽,接觸了很多國外的新鮮理念和技術,越來越覺吉他的魅力無窮。他重新從新的高度審視自己,覺得自己的演奏進入了瓶頸階段,要想突破技術難關,就要繼續深入學習,于是他毅然決定出國深造。起初他計劃去吉他的發源地西班牙,可是西班牙的簽證沒有辦下來,當時有個朋友在波蘭大使館工作,而且波蘭的吉他演奏水平在東歐也是一流的,于是在朋友的幫助下,他終于邁出了國門,來到了音樂家肖邦的祖國波蘭的波蘭卡托維斯音樂學院深造。


求索

時光荏苒,轉眼他在波蘭生活了二十多年。初到波蘭他一邊在學校學習,一邊在一個朋友介紹的餐館里打工幫廚,可是他工作的那家餐廳由于經營不善,半年多的時間也沒給發他工資。沒多久從家里帶來的錢就花得差不多了,為了維持生計,他就開始在貿易行幫忙做貿易,還給來自中國的朋友做翻譯,過了幾年有了寫積蓄后自己開了一家中餐館,餐館一開就是十五年。可是隨著事業的發展,他的音樂夢想卻漸行漸遠了,心愛的吉他也落滿了灰塵。

雖然在波蘭生活了二十多年,可他依然保留著中國國籍,那是他的根。偶爾餐館打烊早些,夜深人靜的時候,他就強烈的思念祖國,這時他就會不由自主的抱起吉他,彈奏一曲《無盡的鄉愁》,寂靜的夜晚,飄蕩在夜空的曲子承載了他的思念,他的理想,他的青春、他的過往、他的夢想。


夢想的回歸

2000年開始他經常回國和朋友家人交流,并且參加了一些國內和古典吉他相關的活動,2015年,他正式回國定居,他要重新開始生活。當年玩在一起的同學和伙伴很多都功成名就開始享受安逸的生活了。聚會的時候朋友們都問他回國的打算,他說我要重新開始人生,去深圳廣州打工,當時大家都覺得他在說笑,認為他在國外生活了二十多年,衣食無憂,如今回國應該也是落葉歸根享受生活了,可因為心中的夢想一直在躁動,他默默地開始了新的計劃。

說起回國的原因,他說在國外漂泊生活了這么多年,為了生存打拼終日忙碌,如今孩子大了,事業也都穩定了,現在靜下來就想做自己喜歡的事,想完成自己的夢想,那就是成為古典吉他演奏家的夢,他要實現他一輩子的夢想。于是他重新拿起了吉他,開始了沒日沒夜瘋狂的練習。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一年的魔鬼式訓練,當年的狀態在他的指尖一點一點的回歸,他找到了當年演奏的感覺了,自信大增,于是制定了更加緊密而科學的訓練計劃。隨著生活閱歷的積累,他對樂曲本身的內涵和對演奏技法都有了新的感悟,更以一種成熟的吉他詩學演繹作品,比年輕時關注結構與力度,聲音線條爽朗,大氣,并在此基礎上體現音樂的靈動與美妙。

      每一次彈奏,他都力保精神的端莊與情緒的投入,有一種樂比天大、心無旁騖的嚴肅,節奏與口氣準確的拿捏,樂思步步為營,細節滴水不漏,無懈可擊。

守法度,不逾矩,也是他彈琴的信條,所謂戴著鐐銬跳舞,不能輕易把鐐銬解開,扔了了事。只有法度的限定, 才能讓彈奏放得開,收得攏,而非天馬行空,天花亂墜。古典吉他上手容易,彈好卻難。越往深走,越覺得突破的艱辛,因為乾坤之大沒有邊界,而原地打轉者眾多,每深入一步都要加倍努力,但本人讓吉他彈奏回歸其固有的美學與規矩,是對吉他之“道”的維護與堅守。”

帶著這樣的信條,短短幾年的時間他重新融入了中國的吉他世界。他的足跡開始遍布大江南北,開始了古典吉他的交流和培訓。此次來海南交流就是在一次吉他賽事中,海南吉他協會的朋友認出了他,多年前曾經聽他講過課,對他印象特別深,對他的演奏十分欣賞,所以強烈邀請他來海南交流。張路春的海南之行給海南的吉他界帶來了一縷春風,特別是為古典吉他的演奏和交流提供了新的平臺,引領了廣大吉他愛好者登上新的臺階,這美妙的琴聲將會在每個人心里流淌。

說起海南吉他界的現狀張老師覺得,目前海南的吉他協會的活動相對較少,應該多邀請島外的演奏專家和學者多來交流,給大眾提供音樂鑒賞的機會;島內的愛好者也應該積極主動參加內地的活動,只有相互交流才能開拓眼界、提高水平;文化館或圖書館等相關部門更應該定期組織講座,進行師資培訓,老師們的水平提高了,整體品質自然隨之提升。尤其現在國家大力扶持海南,正在全力打造海南自由貿易港,各項優惠的政策不斷,逐漸在向國際化發展,此時更應該發揮音樂無國界的優勢,早日從文化和思想上和國際接軌。

在張路春的微博里有這樣一段話:回到國內已經有幾年了,認識了太多太多的朋友!有過太多的感動。我重新抱起了放下了將近20年的吉他。每到一處,都有那么多的朋友。我愛音樂、我愛你們。無論是在歐洲還是國內,所到之處,都能夠看到一張張因為音樂而聚到一起的笑臉。因為音樂,你我結緣。如果,我們抱一把吉他,輕彈低唱,相約走過這開滿繁花的春天,那該是怎樣的美麗風景;如果,我們于閑暇時光,跨越時空,暢聊我們酷愛的音樂,那末,生活將會更充實,生命將會更豐盈。

來吧,朋友,我期待與你相約,路過春天,度過美好的每一天!

 


吉林时时彩开奖结果 腾讯麻将游戏豆能卖吗 湖北快3和值走势分布图 山东麻将各种胡法 陕西快乐10分预测 m5体彩注册 快乐12手机版走势图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视频 宁波7百搭麻将 456棋牌下载安装 香港麻将规则带图